今天是显示当前时间 天气: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馆务要闻

雕版印刷基地 承载悠久文明 ——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调研连城四堡雕版印刷文化遗产保护情况

来源:福建省文史馆 林华光    发布时间:2019-05-10 字体大小:[小][大]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万物复苏,正是踏春赏景好时节。2019年3月21日至22日,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文史研究院院长罗健带领馆员一行7人前往龙岩市连城县调研连城四堡雕版印刷文化遗产保护情况,馆员丁仕达、林正让、邹自振、周书荣和馆办公室有关同志参加调研活动。调研组先后参观了连城县博物馆、四堡雕版古镇、雕版印刷传习中心,探访中国千年印刷术——连城四堡雕版印刷,了解四堡雕版印刷文化遗产保护,目前的处境,已经到了急需抢救性保护的时刻,要尽力呼吁,以引起各级政府的更加关注和重视。

遥想辉煌  征程回望

    连城四堡雕版印刷业起源于宋、发展于明、鼎盛于清,是明代建阳雕版印刷业日益衰弱之后福建印刷业创造的又一个辉煌,成为当时全国性的雕版印刷中心、中国四大雕版印刷基地之一。曾任连城县政府县长的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咨政研究院副院长丁仕达先生给馆里提议说,福建四堡这个明清时期我国最著名的雕版印刷基地,承载着中华文明的悠久历史,却还不为社会各界所熟悉和了解,基地缺乏更好的保护,这与中国作为世界印刷发源地的地位极不相称。建议要加大保护力度,加大宣传力度。

    四堡真是中国千年印刷术的活见证,应当好好保护,让中华古老文化代代相传。据《连城风物志》载:在这弹丸之地,“印坊栉比,刻凿横飞,从事印书业的男女老少不下一千二百人,约占总人口数的60%”,分布在雾阁和马屋二村世代相传的大书坊至少有100家,而充作书坊的房屋更是星罗棋布不下300间,各书坊“广镌古今遗编,布诸海内,锱铢所积,饶若素封”,真是家家无闲人、户户有书香。由于,四堡印刷出来的书籍纸张质地优良,字号运用灵活,字体齐整美观,装帧精致大方,讹错甚少,销路很广,有“垄断江南、行销全国”之说,还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远销至越南、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成为中华文化南传的一座重要桥梁。在雕版印刷这个大产业的支撑下,四堡书商络绎,逐步形成了连城当地一个产业链条完善的主导产业——从造纸、墨汁制造等原料供应,到选题策划、反文誊写、雕版、商务广告印刷设计、裁切、装订的生产过程,到物流、销售等一条龙服务。

00.jpg

    四堡雕版印刷业成为四堡有史以来最繁华最辉煌,民间财富积累最快速的时期。随着出版技术的革新,四堡雕版印刷业无可奈何地开始走向衰落。1942年,四堡最后一间书坊关门歇业,结束了四大雕版印刷基地之一的辉煌。雕版文化也面临如何传承的挑战。“文革”期间,四堡大量雕版与各种“四旧”牌匾等都被清理出来烧掉了。四堡雕版印刷展览馆馆长吴德祥回忆说,他小时候村子里的一些老屋后墙堆放着堆积如山的雕版,他与小伙伴们经常用这些雕版制作玩具手枪;冬天的时候则用来烤火。

02.jpg

    连城四堡是中国明清两代著名的四大雕版印刷基地之一,是独特的汉族民俗文化。是福建省历史文化名乡,现存的大量印坊、雕版、印刷工具和古书籍,是中国目前年代久远、保存完善、举世罕见的珍贵文物。其精湛的雕刻技艺和不朽的艺术价值,充分体现了古代汉族劳动人民的卓越才能和和艺术创造力。四堡雕版印刷业“起源于宋,发展于明,鼎盛于清”。并以出版当时的禁书《金瓶梅》《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合刊本,全国明志《宁化县志》和《西厢记》四件事闻名于世。有意思的是四堡汉族劳动人民在当时就有了一定的版权意识:每年初一,四堡的名书坊把一年来各自刻书籍的封面张贴出来,公之于众,表示“版权所有”。由于四堡印刷业过于封闭,跟不上印刷技术的发展,最后导致了四堡的印刷业在1942年彻底地走出了历史舞台。
    四堡镇位于连城县西北面,是县内最北的乡村,南邻北团,西接长汀,东部和北部靠清流。属汀、连、清三县结合部。四堡现有保存较为完整的古书坊三十几座,均建于明清时期,主要分布在雾阁村和马屋村两地,古书坊建筑全部用耐火砖建成,防风防火,被称为“封火屋”。看着如今仍留存于世的古书坊,使人不得不遥想四堡当年的辉煌。曾建有100余座大小印刷书坊,但如今,四堡依然难逃落寞的命运。很多老书坊年久失修,无人居住,有的被改为柴火间、杂物间,有的被村民拆除盖起了新房。一位村民推着板车从子仁屋前经过。古书坊的对面是一幢风格迥异的新盖二层民房。在四堡,不少村民将破败不堪的古书坊拆除而原地盖起了新房。

 汇聚众智  把脉四堡

    福建连城北部的古镇四堡,一个偏僻的山区小镇,但其雕版印刷文化遗址是全国四大古雕版印刷基地的唯一幸存者,现有保存较为完整的古书坊34座,还有众多的古雕版、古书籍、古印刷工具等珍贵文化遗产。据载,明清时期,四堡与北京、武汉、江西许湾并称为中国四大雕版印刷基地。然而,随着出版技术的革新,四堡雕版印刷业无可奈何走向衰落。1942年,四堡最后一间书坊关门歇业。“除了人为的破坏,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四堡雕版流失很严重,有的甚至流失到了海外。”当地著名收藏家、客家红博物馆馆长巫中民痛心不已。

    从1999年开始,他一块块地收集和回购这些“文化瑰宝”。经过20多年的积累,巫中民收藏的四堡雕版已有四百多块,古籍有2000多册,其中不少是珍品,如成套的雕版《大学》《中庸》《撷英斋集》等,成套的古籍《康熙字典》《朱子大全》《连城县志》等。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四堡雕版文化的保护备受重视,当地政府不断加大投入,出台一系列保护措施,并将四堡雕版印刷列入了连城旅游产业开发的重要项目。让古镇四堡雕版印刷文化不要成为绝响,逐渐转化为了当地民众的自发行动。乡民们开始自发保护好祖传下来的雕版,不再低价出售。对于古书坊,村民们虽无力修复,却也尽力守护,不再任意拆除。在马屋村,曾经被村民当作柴火间、杂物间的古书坊“林兰堂”已被修葺一新,雕梁画栋的建筑和书坊内陈列的切书架、切书刀、墨盘、墨缸、刷子,无不在诉说着当年四堡雕版印刷业的辉煌。此外,子仁屋等其它四堡古书坊的修缮也在紧锣密鼓进行着。如今,四堡已被福建省政府列入首批“省级历史文化名乡”,“四堡书坊建筑”被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四堡雕版印刷技艺”也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马力是四堡仅有的两位雕版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之一,每天,他都要拿起刻刀练习祖传的手艺。对于雕版文化传承的艰难,他感触颇深,“雕版目前没有什么效益——卖版不划算,一块版要雕刻很长时间,人工很贵,老雕版1000多元就可以买到,现在重新雕刻一块则需要3000元的人工成本。”但是,并非没有出路。在马力的工作室,他展示了其历时3个月创作的“兰亭集序”雕版,“这块雕版不久前参展在福州南后街举行的‘龙岩非遗专题展’,引起强烈反响,几十张印件以每张100元的价格被抢购一空。”四堡雕版印刷文化传承需要新思路——让雕版技艺从印刷品转换成艺术品,装裱后销售,以此提升经济效益,吸引村民关注,让更多人参与到四堡雕版文化的保护中来。雕版文化也面临如何传承的挑战。“文革”期间,四堡大量雕版与各种“四旧”牌匾等都被清理出来烧掉了。四堡雕版印刷展览馆馆长吴德祥回忆说。20多年前,有位从厦门过来的教授在四堡收购雕版,刚开始5毛钱一块,后来涨到了几块钱一块,陆续从务各、马屋等村收走了众多雕版、古籍。其后,众多各地人士纷拥而至,争相搜罗、收购,四堡雕版、古籍开始大量流失。

02.jpg

     专家学者的大声疾呼拯救雕版,让大家逐渐意识到雕版的文化价值。乡民们开始自发保护好祖传下来的雕版,不再低价出售。对于古书坊,村民们虽无力修复,但也尽力守护,不再任意拆除,30多座古书坊因此得以保留,与其他三处印刷基地早已随着历史的湮灭消失殆尽相比,四堡雕版印刷古迹奇迹般存活下来。在连城县城区的客家红博物馆四堡雕版文化展厅,精美的四堡雕版、古籍吸引不少游客驻足观赏。民间保护四堡雕版的先行者之一,当地著名的收藏家、客家红博物馆馆长巫中民由衷地说:“四堡雕版是连城客家文化的重要代表,作为一名连城人,为四堡雕版传承保护出力义不容辞。”从1999年开始,当时收入不高的他,省吃俭用地开始一块块地收集和回购这些“文化瑰宝”。一次,他从朋友处获悉厦门一藏家收藏不少四堡雕版和古籍,先后四次上门求购,在他的诚心打动下,厦门藏友将60多块雕版以不菲的价格转让,这些流失在外多年的雕版终于重回连城。经过二十多年的积累,巫中民收藏的四堡雕版有四百多块、古籍2000多册,其中不少是珍品。如,成套的雕版《大学》《中庸》《撷英斋集》等,成套的古籍《康熙字典》《朱子大全》《连城县志》等。

    从90年代初起,四堡雕版文化的保护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连城县政府也不断加大投入,出台一系列的保护措施,并将四堡雕版印刷列入了连城旅游产业开发的重要项目。如今,在连城政府和各界群众的共同努力下,四堡雕版这个“前世之宝”,真正实现“后世宝之”。古老雕版文化又开始在四堡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生根发芽。

走进四堡  寻绎文脉

    目前,四堡雕版印刷文化遗址是全国古雕版印刷基地的唯一幸存者,现保存较为完整的古书坊34座,还有古雕版、古书籍、古印刷工具等珍贵文化遗产。1999年被福建省政府列入首批“省级历史文化名乡”;2001年,四堡古书坊建筑被国务院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化保护单位;2005年,其雕版工艺又被省政府列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多年来,这里吸引了无数海内外名人前来参观、作学术考察,著名作家冯冀才便留下了“前世之宝,后世宝之”的断语。 3月22日上午,天空下起了小雨,阴濛中的偏僻古镇更显苍凉。馆员们怀着对这颗璀璨明珠的敬仰,走近了它,心中有种即将穿梭于时光隧道的美妙感觉与激动。在雾阁村与马屋村,随处可见一幢幢久经风雨剥蚀的风火墙,门楼矗立,飞檐翘角,这就是古书坊。在兹堂、林兰堂、子仁屋……外墙已显斑驳的豪宅大院在周遭水泥新房的包围下,依旧不失曾经的气派。其建筑色彩以青砖、白墙、黑瓦为主,平面大多呈回字形,中轴对称,以正厅为主体,上、中、下三厅相连,厅两侧有一至三排厢房,作为起居室和印书坊,宅前有池塘、晒坪等。建筑形式和布局既便于家庭聚居,又适合家庭作坊操作。像子仁屋,其实由邹氏三兄弟分别创立的天宝堂、务本堂和翰宝楼组成,占地十亩,有九厅十八井,一百四十多间房。各个厅房和厢房分布有序,作用不同,为典型的明清住宅和作坊合二为一的建筑。其宏大的气势,不难想象出当时四堡印刷业的繁荣。
    据考证,四堡雕版印刷业“起源于宋、发展于清、鼎盛于清”,到清代后期由于西方铅印技术的传入而逐渐走向衰落。鼎盛时期,从事该项事业的乡民占人口总数60%以上,各家书坊以家族为纽带,以家庭为单位,选定蓝本、誉写书样、雕刻、印刷、装订、运售……四堡所印书籍种类繁多,已查证的有启蒙读物、经史子集、诗词小说、医学等九大类、一千多种。其印制的《绣像金瓶梅》《梁山伯与祝英台》《水浒传》等都以装帧和版本多样化见长,堪称出版史上罕见的珍本,且广泛发行,使中原文化覆盖了南中国以及华侨聚居的南洋各国。
    而今,这古书坊里再也看不到印刷工具,再也没能听到那吵杂的工作声响了。子仁屋的院场中搭起了十多个竹架晾晒衣服,曾经极其讲究地用鹅卵石拼铺出双龙图案的地面上堆砌着稻麦和柴火,混居这里的是十三户邹姓人家。人烟虽还袅袅,书香早已不闻。古代雕版印刷流程中的工具——巨大的墨缸静静地躺在宅院里,除了可以囤积一些杂物,如今它已经失去了任何作用。四堡镇雾阁村一条长达千米的巷道已完成了石道的铺设,四堡古镇韵味初显。连城四堡具有深厚的历史传统文化底蕴,连城县政府加大力度保护开发这块珍贵的传统文化遗产,着力把四堡镇打造成‘东方雕版古镇’,积极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四堡已完成了撤乡设镇,古书坊新、老林兰堂完成了初步修缮,玉沙桥景区完成了修整建设,雕版印刷展览馆完成了提升改造,千米巷道完成了石铺复古。现正投入建设的有古书坊子仁屋、在兹堂、素位山房的全面维修,即将投入建设的有,花溪河两岸堤坝建设、古书坊大夫第、三光入户将改造雕版印刷工艺流程馆,务阁村沿河道石面复古铺设等工程的建设等,并做好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前期工作,强力打造中国“东方雕版古镇”。

03.jpg

    四堡镇是清代中国四大雕版印刷基地之一,当时的印刷规模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北京,至今,四堡仍保存有大量清代遗留的印刷业遗址和印刷文物。1999年,四堡被省政府列为“省级历史文化名乡”;2001年,四堡古书坊及其它相关文物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四堡的印刷文化遗产被列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2015年,四堡雕版印刷展览馆被中国印刷博物馆列为“中国印刷博物馆福建(连城)分馆”。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2008年,连城四堡雕版印刷技艺被列为囯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在四堡古镇成立了雕版印刷传习中心,开始把雕版印刷文化教育“搬”进中、小学校园。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连城四堡雕版工艺”省级传承人、福建省第十二届省青联委员、第二届龙岩市道德模范马力,常挤出时间到连城四堡中学、四堡中心小学、马屋小学开办雕版印刷技艺培训班,开设雕版印刷校本课程,全力传承雕版印刷技艺。培养了刻字、印刷、装订等雕版印刷8名学徒,四堡古印刷技艺在青少年中有序传承。古镇四堡,这里保存着最完整的书坊建筑、线装古书和雕版印刷工具,这里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幸存的古代雕版印刷基地,这里也是出版界屈指可数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04.jpg

四堡雕版  匠心守艺

     连城四堡是中国明清两代著名的四大雕版印刷基地之一,现存的大量印坊、雕版、印刷工具和古书籍,是中国目前年代久远、保存完善、举世罕见的珍贵文物。四堡,原名叫四宝,就是我们平日所说的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四堡雕版印刷业“起源于宋,发展于明,鼎盛于清”,并以出版当时的禁书《金瓶梅》,《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合刊本,全国明志《宁化县志》和《西厢记》四件事闻名于世。目前,连城四堡保留了雕版印刷古书坊遗址建筑群,是至今世界上唯一幸存且保存较为完好的雕版印刷遗址。2001年,四堡雕版印刷遗址建筑群被国务院列为全国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四堡雕版印刷被福建省人民政府列入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08年被列入国家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现代的机器生产,给传统手工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高昂的人工成本、低下的生产效率,以及渐渐与时代脱节的需求,让这些手工艺慢慢地远离了我们的生活。“后继无人”是很多传统手工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如何保护这些民间数千年来勤劳和智慧的结晶,让这些宝贵的文化与财富得以继续传承,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与思考。

05.jpg

    馆员们来到了连城县的四堡镇。这个位于闽西连城、长汀、清流三县交界处的山区小镇,曾以其兴盛的雕版印刷业而赫赫有名。目前,它是明清时期全国四大雕版印刷基地中保存最完整的一个,名列“福建省历史文化名乡”,2001年,幸存的古书坊群也列入了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四堡雕版印刷业有南宋末年、明朝成化年间(1465年至1487年)、明朝万历八年(1580年)三种起源说。而何说为准,尚待考证,但足已说明它的源远流长。经历数百年发展,在乾隆、嘉庆、道光三代进入鼎盛时期,印坊鳞次栉比,书楼林立,世代相传大书屋至少百家,中小书坊星罗棋布。当地书商达数百之多,有定点经销,有流动贩卖。外地书商也络绎不绝前来批售,使古镇四堡刊印书籍“垄断江南、行销全国、远播海外”。后随印刷业的工艺革新和发展,逐渐式微,至清末民初已被排挤而无立锥之地。
    马力是四堡雕版印刷工艺两名省级传承人之一。今年三十多岁的他,念小学时就喜欢跟着爷爷写字、画画、刻板。中学毕业后一直痴迷雕刻。经过长时间的摸索与实践,已熟练掌握了木雕和雕版的刀法技艺。为了做自己喜欢的雕刻事业,他借钱在四堡开了家木雕店,并用木雕赚的钱,发展雕版印刷文创产业。另外两位是一对从事锡器制作的父子。在四堡,只有不到十人仍在传承这一手工技艺。马恩明老师傅不甘心传了六代的锡艺毁在他手上,在家成立了四堡锡器制作技艺传习中心,下决心要把这个手艺传承给下一代。如今,他的大儿子马华强已经能够熟练的制作出各种精美的锡器工艺品了,甚至他的孙子也对打锡工艺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文明传承的正确姿势是怎样的?是固执地坚守,追求“传统”吗?这个视频中的两位年轻都给出了同样一个角度的回答:只有当传统的技艺能做出现代人需要的东西,它们才会焕发出值得被传承下去的生命力。当这些“老东西”能够“活在当下”,它们才有机会被更多地人看到、被保护、被延续。百年之前,四堡可是闻名全国的雕版印刷之乡。四堡印刷业始于南宋,鼎盛于清乾隆、嘉庆年间,那时候的读书人,若不知道四堡,定会被人笑话的。1956年,学者郑振铎将四堡与北京、汉口、江西许湾并列为清代中国四大雕版印刷基地,现有保存较为完整的古书坊34座,还有众多的古雕版、古书籍、古印刷工具等珍贵文化遗产。

    飘逝的古书坊。四堡现有保存较为完整的古书坊三十几座,均建于明清时期,主要分布在雾阁村和马屋村两地,古书坊建筑全部用耐火砖建成,防风防火,被称为“封火屋”。看着如今仍留存于世的古书坊,使人不得不遥想四堡当年的辉煌。四堡雕版印刷业始于明、盛于清,在清乾隆、嘉庆年间的鼎盛时期,曾建有100余座大小印刷书坊,遍布于雾阁、马屋、上枧、严屋等村落。虽然历史的车轮无法回转,我们无法亲眼目睹当年的盛世,然而,与其他三处印刷基地早已随着历史的湮灭消失殆尽相比,四堡的奇迹般存活依然令人欣慰,1999年,四堡被福建省政府列入首批省级历史文化名乡;2001年,四堡古书坊建筑被国务院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该遗址又被列为全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令人担忧的是,众多殊荣之下,四堡依然难逃落寞的命运。很多老书坊年久失修,无人居住,有的被改为柴火间、杂物间,有的被村民拆除盖起了新房。
    目前,四堡真正开发和可供参观的景点只有雕版印刷展览馆(雾阁村邹氏古祖祠)、子仁屋、玉沙桥、林兰堂。由于行程原因,我们这趟并没有去马屋村的古书坊、子仁屋和林兰堂等处参观,甚为可惜,下次一定要找个时间再好好走走四堡。调研组通过到马屋古雕版印刷文化遗址林兰堂、玉沙桥等实地察看、听取乡政府工作汇报、召开座谈会等形式,深入了解古雕版印刷文化遗产的保护现状。

06.jpg

    座谈会上,与会的县领导和部分热心文化人士就四堡古雕版印刷文化遗产保护现状、存在的不足及滞后的具体原因进行了讨论、论述,并就尽快成立“四堡古雕版印刷基地文化遗产保护协会”、抢救部分即将消失的四堡非物质文化遗产等发表意见。调研组针对视察中发现的问题和困难,还提出了要强化保护意识,健全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体系;加大财政投入,有力推进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开发力度;发挥地方特色,加大宣传弘扬、继承发扬优秀传统文化等建议。

    馆员认为,连城县四堡是明清时期中国四大雕版印刷基地之一,是目前全国唯一幸存的古雕版印刷文化遗址。当时四堡印销的书籍分为小说类、医学类、应用书籍等9大类900余种,远销13个省150多个府、州、县、市,以及越南、缅甸、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故有“远播江南、行销海外”之说,为中华文化的传播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历史文化名乡——连城县四堡镇是东方雕版古镇,明清时期,雕版印刷业在四堡兴起,给当地带来了经济文化的繁荣,保存有大量清代遗存古书坊。四堡民俗活动丰富,非物质文化遗产众多,雕版、金银锡打造技艺,服饰等自成一脉。

    馆员建议,雕版印刷技艺同样存在后继无人的状况,解决办法参照连史纸的做法。四堡的民居修缮,作为一般的民居,与全国知名的民居相比,在建筑特色与风格上没有太大的竞争力。因此要保持自己的手工作坊的书坊特色,不要作为一般的民居修缮。可以请联系北京印刷学院,把四堡作为学习实践基地,联系申报历史文化名村。调研组通过到马屋古雕版印刷文化遗址林兰堂、玉沙桥等实地察看、听取乡政府工作汇报、召开座谈会等形式,深入了解古雕版印刷文化遗产的保护现状。座谈会上,与会的县领导和部分热心文化人士就四堡古雕版印刷文化遗产保护现状、存在的不足及滞后的具体原因进行了讨论、论述,并就尽快成立“四堡古雕版印刷基地文化遗产保护协会”、抢救部分即将消失的四堡非物质文化遗产等发表意见。调研组针对视察中发现的问题和困难,还提出了要强化保护意识,健全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体系;加大财政投入,有力推进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开发力度;发挥地方特色,加大宣传弘扬、继承发扬优秀传统文化等建议。

上一篇:薄纸百年传 今朝盼辉煌 ——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调研连城连史纸传承与发展情况 下一篇:返回列表
转发到:
【回到首页】【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