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显示当前时间 天气: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馆务要闻

保护传统村落让人们记得住乡愁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1-08 字体大小:[小][大]

​保护传统村落让人们记得住乡愁

——福建省文史研究馆调研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2019年10月22日至25日,正值闽北桂花盛开时节,福建省文史研究馆调研组来到南平市浦城、松溪县,就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利用的重要论述,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关于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加强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历史文化街区和传统村落保护,把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精心守护好的指示要求,围绕“加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开展专题调研。调研组由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文史研究院院长罗健、咨政研究院副院长张建光带队,馆员林正让、方纪龙、俞鼎芬、温心坦、陈章汉、林启瑞、萧冰、周书荣、陈名实和办公室有关同志等一行14人组成。

    南平通称闽北,拥有独特的地理环境,古代就成为闽地乃至岭南沟通中原文化、经济、政治的走廊和桥梁,同时又是中原汉文化入闽的第一驻足地,闽越文化的摇篮。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大浪淘沙,逐渐形成了具有浓郁地域特征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道德规范、文化形态、历史遗存和社会习俗。22日至23日,调研组一行在南平市政协副主席余建坤,南平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主任和勇,浦城县委书记周永和、县长沈晓文、县政协主席张建斌陪等领导陪同下,来到浦城县石陂镇龙根村、水北镇观前村、忠信镇上同村、县考古成果展、三山会馆、枫岭关古道、渔梁驿等地调研。24日至25日,在松溪县委书记黄美萍、县政协主席吴海舰等领导的陪同下,来到松溪县花桥乡招沙甲民俗文化村、郑墩镇万前百年蔗基地、梅口埠,县文化馆、博物馆、版画院,河东乡大布民俗文化村等地。通过实地察看、听取讲解、询问交流等方式,详细了解浦城、松溪两县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和利用工作情况。每到一处,馆员们都深入传统村落保护地,详细察看各村落保存现状,认真听取县、乡镇村传统村落的保护传承情况介绍。

 

神秘村落,底蕴厚重
    调研组来到浦城县石陂镇龙根村,这是浦城的一个神秘的古村落,名叫“龙根”。龙根村位处县城西南重镇石陂附近,离县城30公里,毗邻建阳、武夷山,国道205线从村外穿过。龙行天下,春秋孔子言:“龙生九子,尚且有所不同”。龙根之“龙”,与他乡之龙有什么不同,究竟蕴藏着多深厚而费解的历史之谜?留下多少稀罕而奇特的故事?据史书记载,“宋至清,石陂割靖安、人和、总章、东礼四里地。”境内曾发现商代战国文化遗址16处,而龙根村是人和里主要村寨,足显“龙根”深情文化,底蕴厚重。龙根村,疑与大唐李氏皇族子孙有关。开村之祖为李氏,故宅虽断墙残垣,但高大气派的大门连墙尚在,大门两边是独条大青石,门匾雕花青砖中间赫然有一个“帝”字,左右两边各是一条“飞龙”,两龙对“帝”字上的左右又各见一只“凤”。龙凤上匾角各有人童面的小龙相对,门匾和檐有五层,意蕴“九五”之尊贵。李氏家祠的大门墙内横匾上“景星庆云”,景星,大星也,庆云,卿云也,示天人和祥瑞,然而武则天也称“武曌”,莫是隐“景星凤皇”万千气象?见之既惊喜又困惑。
    村头的“李王厝苑林”,圆融儒、释、道与民俗文化。儒有诗书,释有佛庵,道有龙神。村里进村都是沿着龙冈边,才能到龙尾地的村里。因村北是农田,为保护农耕节地,村里以前的人辞世后,都葬在进村的山坡上。所以,这里的人自古是先过“冥地”,后进“龙村”。村头的李王厝苑林,过去成为乱坟冈,而今渐开发成新居。这里,村道上下有墓地,上有房屋:岗背上,两边建的是新房,中间是古坟。每逢节假日的厝林,男人在亭里摆棋对弈,女人在广场跳舞。
    多少沧桑岁月,凝聚成这美丽小村。时下,村党支部带领村干部,引导村居集自然龙山龙水,把美丽乡村建设融入特色的乡土文化,让龙根村成为“奇趣之旅”。
    千年观前,文化古村
    观前村地处浦城九石渡自然景区境内的观前村,是个具有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古村,自古以来为中原入闽重要水运码头之一。观前为南宋爱国诗人谢翱故里。谢翱字皋羽,晚号宋累,又号脪发子,从小随父从闽东移居浦城观前村,至27岁离开。其后裔迁徙到台湾、广东、东南亚一带,台湾前副总统谢东闽等一批名人亦是其后裔。宋德祐二年(1276),文天祥在南剑州成立都督府,组织力量抗元。谢翱尽倾家资,募集乡兵数百人投奔文天祥。抗元失败后,他隐姓埋名漂泊浙江,病逝杭州。
明万历元年(1573),里人为纪念谢翱,将他故居改为谢翱先生祠。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毁于火。1962年按当时轮廓重建,全木结构,围墙依旧。占地1000余平方米,建筑面积800平方米,坐西朝东。中轴线上依次为前厅、天井、后厅,两侧为厢房。现存有关谢翱遗物有“谢翱先生祠记”石碑,石碑篆刻“谢翱先生祠记”清晰可辨,立碑时间“明万历元年”;谢翱神牌,木质,神牌中将谢翱列为第一代始祖,其后列至第二十代长房及夫人姓氏,连绵不断。在码头繁华时期,这些吊脚楼以杂货店、饭店、豆腐酒店为主。吊脚楼很好地利用了河岸地形,溪边的街面与水面之间约有四、五米高差。
从南朝江淹起,众多名人都曾游历观前,留下许多佳作。江淹游观前九石山,写下《赤虹赋》;宋朝理学家朱熹的老师刘子翚到金斗山游览,写下五律《金斗山望瀑布》;朱熹的父亲朱松游观前,住宿禅寂寺,写下七言古诗《宿禅寂院》;朱熹应刘圭父之约,游观前金斗山时,写下七律《刘圭父约为金斗之游次韵献疑聊发一笑》;明代,福建兴公诗派坛主徐勃和诗人陈衎留下游观前诗作多首;地理学家徐宏祖(号霞客)写下《游金斗山小记》。清代,名人游览观前更多,琉球使者程顺则曾5次奉命率队到中国向清廷进贡都经过浦城,并在观前停泊游览,留下吟咏小武当山诗8首。  

 

1三山会馆.jpg  

 

荣枯兴衰,三山会馆
    浦城三山会馆之涅槃后的重生。绿浦烟波,相思河畔,一位饱经岁月沧桑的老人静静地坐在南浦溪畔,诉说着千年古邑浦城“逝者如斯夫”的如烟往昔。浦城,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福建省的最北角,一个看似小小的山城,却承载了厚重的历史与文化积淀,三山会馆便是浦城古代商贸文化繁荣的历史见证。三山会馆始建于清朝的乾隆嘉庆年间,为福州旅浦同乡所建,因福州别称“三山”(于山、乌山、屏山),故称“三山会馆”。浦城历史上曾有五大会馆,除了三山会馆,外籍商人先后建立了江西会馆、全浙会馆、江南会馆、盱江会馆,令人扼腕的是百年沧桑和风雨烟云将这四座会馆消逝殆尽,令人庆幸的是仅存的三山会馆与这四座会馆不灭的历史记忆仍在向人们昭示着浦城古代“冠盖往来、商贾辐辏”的无限繁华和沸腾足迹。
    三山会馆是古代闽台仕宦举子进出中原和京师的主要驿站,自清乾、嘉时期以来,福建及台岛举子进京赴考,均需途径浦城,在三山会馆投宿,然后越仙霞北上京师,从天井两侧设的小厢房便可见端倪。透过“寒窗”向里窥望,一铺床、一张书桌、一盏孤灯,晨钟暮鼓敲响,和着远方的功名利禄,渐渐模糊的是否是乡音?三山会馆又曾留下多少英豪的飒爽英姿,民族英雄林则徐曾多次下榻三山会馆,林则徐系福州人,来浦城探望时任南浦书院山长的同学梁章钜,并与浦城闽派古琴创始人祝桐君在十二琴楼以琴会友、吟咏唱和。
    回望之前的三山会馆,略显疮痍,所幸的是2008年县委、县政府将三山会馆列入县“百亿”重点工程,现已精心修复、焕然一新,于2009年11月被福建省人民政府批准公布为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三山会馆这位沧桑的老人得以重现年轻时的生机,是涅槃?是重生?它的内涵、它的韵致、它的荣枯兴衰,必将成为千年古邑浦城历史书页上永恒的篇章。
    百年古宅,詹家大院
    百年古宅传奇浦城詹家大院,全县面积最大古民居群,四周的“马头墙”。23日,馆员们来到浦城县忠信镇上同村,这里的詹家大院是全县保存较好,面积最大的古民居群。“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上同詹家大院是典型的徽派建筑,漫步于此,层楼叠院,曲径回廊,仿如隔世。上同詹家大院,为詹贤彰、詹贤拔、詹贤法三兄弟三房人建于清代,距今100多年。据詹氏族谱记载,詹贤拔曾镇压农民起义有功受奖,家资富有,而詹贤彰、詹贤法也都是读过书、善经营的大财主。当年整个大院占地一万多平方米,100多间房,是当年当地最气派的宅院。
    步入詹家庭院的一间门楼,美景盛收。彩绘窗格,冬瓜大梁,宅院恢弘而精巧。厅堂与厢房围出天井,由天井望天,偌大的天空汇此四方,燕子穿堂而过,安静而幽谧。过前厅,跨后厅,房舍鳞次栉比,形如迷宫。
    走出大院,来到庭院正前方的詹氏宗祠,原先祠内供奉着詹氏始祖和南宋理学家詹体仁。詹体仁是朱熹的学生,也是真德秀的老师。当年,真德秀曾问官莅民之法,体仁曰:“尽心、平心而已,尽心则无愧,平心则无偏。”  

 

2詹氏宗祠.jpg  

 

如今,宗祠荡然无存,仅存大门,门上留有康有为题写的“詹氏宗祠”石刻匾额。据史料记载,1926年詹氏家人到上海请康有为题字,酬劳为200大洋。但詹氏后裔回忆,“詹氏宗祠,丙寅夏,康有为书”这几字,每字10个大洋,不过110大洋。究竟多少润笔费,如今已无足轻重,倒是成了詹家后裔聊以自娱的谈资。   

 

3仙霞古道.jpg  

 

人文锦绣,仙霞古道
    仙霞古道,古称江浦驿道、浙闽官道,仙霞古道的历史,大多认为可追溯到两千年前的汉代。两晋隋唐时,仙霞古道成了北上中原的交通要道。唐、宋后,仙霞古道成为宽2米至3米的“七尺官道”,是跨越仙霞山脉而沟通钱塘江和闽江水系的陆路连接线。2011年,仙霞古道被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仙霞古道起点江山县城,终点福建浦城县,长度120.5公里。
    人文古迹丰厚。古道北起江山县城,途经清湖、石门、峡口、保安、廿八都诸地,翻越仙霞崇山峻岭,直至福建浦城县,全长120.5公里,江山境内达75公里。
    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统计,古道沿线现存四十余处文物点,有烟萝洞摩崖石刻、清溪锁钥门亭、黄巢起义遗址、戴笠故居、水安桥、东岳宫、德春堂药店等。其中仙霞关为唐末黄巢农民起义遗迹,岭上设四关,皆以条石砌成,每关设双重拱券顶大门,关墙高4米至5米,周围崇山峻岭,峭壁深谷,“千盘难度鸟,万岭欲藏天”,号称天设之雄关。
    兵家必争之地。仙霞古道开辟的历史,要追溯到唐朝末年。公元878年,唐末农民起义军首领黄巢率十万大军挥戈浙西,转战浙东,后又取道仙霞岭,劈山开道700里,直趋建州(现福建建瓯)。开山劈路后,旧时“岭水之山峭峻,车道不通”的仙霞山形势大变,成了“操七闽之关键,巩两浙之樊篱”。
    仙霞古道关雄峡险,从仙霞关至枫岭关,道道险关扼守着这条从唐朝到近代浙、闽间唯一的商旅要道,为浙闽赣三省要冲,素有“两浙之锁钥,入闽之咽喉”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自古道修筑以来,战事频繁,烽火不断。明有叶宗留领导的农民起义,闽、浙种靛和烧窑农民的起义,清有以杨管应为首的饥民起义,光绪年间有刘家福领导的九牧起义,太平天国名将石达开、侍王李世贤的部队也曾在此活动过。中国革命战争时期,仙霞岭上又留下过共产党红军、游击队的足迹。1935年至1937年间,工农红军挺进师在粟裕、刘英的领导下,建立了根据地,组织山区农民开展斗争。
    贸易必经之道。钱塘江水系和闽江水系曾分别是浙江和福建境内的交通命脉,而在沟通这两大水系的旱路中,距离最短、同时也是最重要之一的,就是跨越仙霞岭山脉的仙霞古道。仙霞古道虽然山路艰险,但相对于海运或其他山道而言,仍属较短且方便。
    宋高宗南渡后,浙闽两省间商旅交往明显增多。时任“浙东保宁军节度使”的史浩,招募民夫“以石甃路”,此后经历代修葺,仙霞关遂成“东南锁钥”、“入闽咽喉”。元朝大力发展“海上丝绸之路”,泉州是当时世界最大海港之一,江浙不少货物通过泉州运往世界各地。丝绸作为当时最重要的出口物资之一,通常经钱塘江水系再走仙霞古道这一海上丝绸之路陆上运输线,沿闽江水系,最后运至海港。据古书记载,“凡自浙入闽者,由清湖渡舍舟登陆,连延曲折,逾岭而南至浦城县城西,复舍陆登舟以达闽海。”据此可知,仙霞古道构筑了穿越浙闽的大陆桥,促进了商品物资交流,也成为“海上丝绸之路”陆上运输线最重要的路线之一。
    文人必游之路。仙霞古道、雄关、胜景,沿途的江郎山、仙霞岭、枫岭和梨岭等,或因险峻,或因秀美,或因其为省界象征,曾吸引不少文人墨客,于此观山揽胜,赋下不少赞美仙霞的诗篇。张九龄、王安石、陆游、朱熹、杨万里、辛弃疾、徐霞客等等文豪纷纷慕名来游。在仙霞古道景区里,有一座50多米长的碑廊,其中陈列了26块诗碑,镌刻了历代文人名士途经仙霞古道时留下的20篇诗文。仙霞古道还是一条古诗词之路,白居易、王安石、欧阳修、苏轼、陆游、辛弃疾等历代文人墨客都曾驻足过,并留下诗文300余篇。   

 

4仙霞古道考察.jpg  

 

如今的仙霞关,早已没有了昔日重兵把守的威严气势。随着现代公路相继通车,“战略要塞”都已成为悠悠往事。然而,古道上留下的关隘、壕沟及遗迹、遗物,成为游人缅怀、凭吊、观赏游览的胜地。重走千年古道,更是成为不少驴友的经典徒步线路。
入闽驿站,古渔梁驿
    渔梁驿,位于福建省浦城县仙阳镇渔梁村,为古代中原入闽的第一驿站,自唐代设驿,延至明清。此地便成为商贾仕宦北上中原,或南下入闽出洋之必经之所。1999年4月,渔梁驿被列为县级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闻名遐尔的仙霞岭是横跨闽浙两省长达百里一片大山的统称。自南而北,百里内细分六岭五关,第一道岭即为渔梁岭。渔梁驿所在的渔梁村,自然也就成了一个颇为兴盛的集镇。正如明代王世懋在《闽部疏》中所说:“凡福之丝绸、漳之纱绢、泉之蓝、福延之铁、福漳之桔、福兴之荔枝、泉漳之糖、顺昌之纸,无日不走分水岭及浦城小关,下吴越如流水。渔梁驿由于人文地旺,添人游兴,商旅辐辏,游客络绎,无数文人学者在此投宿,意兴所至,留下不少佳作美文。爱国诗人陆游,经仙霞宿渔梁,留有诗作《宿渔梁五鼓起行有感》等二首。清代日本琉球国使者程顺则,也留下了《夜宿渔梁》等诗文,其他如蔡襄、刘克庄、黄公度、蒋之奇、翁白、林则徐、袁枚、赵翼、陈万策、张际亮等名流兴吟作赋,皆留足迹,广置诗篇。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几度入闽,均投宿于渔梁。渔梁村至今仍留长约1公里,宽达5米的旧街,现存的遗址有驿馆、马坪、养马和伙房场所。后面为小溪,有石砌护坡和石蹬,溪中有饮马潭。在驿馆对面,有座妈祖庙,庙中曾保存一条大鱼脊骨,长约1.5米。古代进入八闽的官贾商旅在翻山越岭之后为求在建溪、闽江行舟安全,多在此进香,祈求妈祖保佑水路平安。古驿渔梁,古韵悠长。   

 

5渔梁驿合影.jpg  

 

陆游曾三度宦游福建,宋绍兴二十八年(1158)任福建宁德主簿。次年,调任福州次曹。宋淳熙五年(1178)他从蜀东归来,受命提举福建常平茶盐公事。这时,陆游已54岁,赴任途中夜宿渔梁驿。严冬天气,寒气袭人,天又下着毛毛细雨,留宿在这“无衣无裳莫过杉坊渔梁”的驿馆,他旅途劳累,力尽精疲,长夜难眠,只好转着篝炉取暖,想起了世态炎凉,即挥毫写下一首《宿渔梁驿五鼓起行有感》:
    忆从南郑客成都,身健官闲一事无。
    分骑霜天伐狐兔,张灯雪夜掷枭卢。
    百忧忽堕新衰境,一笑难寻旧酒徒。
    投宿渔梁溪绕屋,五更听雨拥篝炉。
 
    沧海桑田,梅口古埠
    梅口在古代是一个商贸渡口,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梅口村地处松溪河下游段,河面宽,水流缓,是个得天独厚的水运码头。下游可通木船、竹筏至建瓯、南平等城市,上游可通松溪县城、旧县、渭田、溪东等乡镇和浙江省庆元县的新窑、竹口等集镇。从古代至民国时期均为闽东北与浙南边境交通要冲,历史上闻名遐迩。直到建国初期,梅口村人多以撑伐,撑船运送货物为业。
    古时上游、下游的船只都要在梅口码头靠岸停泊,每天大约有200多条商船这里出发,仅专职码头工人就有400多人,商运主要有本地粮食、大豆、茶叶、香菇、笋干、松香等农副产品,都是闽北特色商品运往福州,盐巴、布匹等日用品运回在此批发交易。是集建阳部分乡镇、浦城部分乡镇和松溪花桥、郑墩、祖墩等乡镇商品集散码头,是当时本县五座码头规模最大的码头集散地中心,每天可停泊艘木帆船少时60-70只船,多时可容上百只船。成为闽北河运最繁荣的商品集散地码头之一。
    梅口有十八街巷,每个出口巷就有一条入河石敢,俗称“十八石敢”,条条石敢如河面。民谚曰”梅口地上尽是油,三天不驮满街流。”由于梅口码头河运繁荣,明代在梅口设有巡栏。调研组在村民带领下来到古渡边,但见河边立着一块 “梅口下渡”字样石碑,刻着渡口安全守则。穿过河边百年樟树林,踏上鹅卵石铺就的古巷,虽时值深秋,这里仍青樟摇翠、溪水泛波,踏上石巷,想象当年过往船只在渡口靠岸离岸,耳畔犹响彻着古渡口周边商铺叫卖的吆喝声,不禁令人联想起它昔日的喧嚣繁华。
    青山绿水着意,名村古埠关情。
    跨入新时代,梅口村秉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以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为载体,以航运文化和梅文化发掘为着力点,以促进发展、改善民生为目标,做足村落、田园、水运文章,努力闯出合村情、有特色、可持续、惠村民的绿色之路、文化之路。
    目前,水运馆、咏梅馆、问梅馆、古民居茶馆、梅林观光园、客服中心等一批文化景观和配套设施已经投入运行,一个尊重自然生态、体现古埠特色、传承乡愁记忆的美丽梅口,横空出世,大放光彩。梅口古埠已成为国家3A级景区,成为福建省摄影家协会“摄影目的地”,成为千年松溪的最新名片。
    沧海桑田,千年的风雨,梅口古埠,讲述不完的传奇故事……眼见得华夏大地上一个个古村古迹湮灭于时代的洪流中,轻轻送上一句:梅口,愿你流年无恙,再焕容光!
 
    神奇甘蔗,古法传承
    调研组一行来到松溪县郑墩镇万前村,这里有一片神奇的甘蔗。甘蔗为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本植物,目前,世界上最长培植记录为20多年。而万前村这片甘蔗,是清朝雍正四年(1727),当地村农民魏世早的祖上栽种的,并作为“风水蔗”而世代保留下来,至今已有290多年历史,堪称世界的奇迹——“百年蔗”。“百年蔗”至今尚保留0.7亩,每年清明节前后仍能萌发新芽。“百年蔗”的存在,充分显示了松溪县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生态气候条件,其生生不息的生命力,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百年蔗”属甘蔗中的糖蔗,可制成红糖,制成的红糖呈黄褐色,松脆可口,味道清甜。松溪各地就有制作红糖的历史,特别是万前村坐拥“百年蔗”这个“国宝”,在松溪县万通百年蔗蔬菜专业合作社的带领下,万前村“百年蔗”种植面积已扩大至300余亩,带动发展种植户50余户,雇佣制糖工匠70人,年产蔗糖近30吨。每年春节临近,松溪过小年有用手工红糖祭灶、泡茶、制作食物的传统。红糖可抗衰老。每100克红糖含钙90毫克,含铁4毫克,还含有少量的核黄素及胡萝卜素。日本科研人员还从红糖中提取了一种叫做“糖蜜”的多糖,实验证明它具有较强的抗氧化功效,对于抗衰老有明显的作用。补血气。红糖能补气补血,是女性不可缺少的滋补佳品。有关研究表明,用原子荧光光谱仪测定,发现红糖含有十分丰富的微量元素成分,其中有些微量元素具有强烈刺激机体造血的功能。暖脾健胃。食用红糖还有促进血液循环、活血舒筋、暖脾健胃、化瘀生新之功效。
 
    汇聚众智,把脉乡愁
    传统古村落承载着乡村历史遗存的精神资源和文化记忆,是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它们就是保护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选择这一集文化发展、民生关切、乡村振兴于一体的重要专题调研,是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贯彻落实福建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工作部署要求的实际举措,也是为明年将在福州召开的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添助力、增合力的具体行动。
    在调研中馆员们每到一处,都认真听取相关介绍,详细了解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和生态环境治理等情况。馆员们指出,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任重道远,要以生态文明理念引领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给传统村落等历史遗产融入山水林田湖草等自然要素,树立底线思维,严守资源环境生态红线,在保护中发展。要坚持以人为本,传承优秀文化遗产,将优秀传统文化与多姿多彩的田园风光、自然山川地貌结合在一起,与丰富多彩的当地习俗结合在一起,在扬弃中做好传统村落的保护与传承。要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彰显特色,培育传统村落独特的文化标识,倡导和保持文化多样性、生物多样性,实现村落文化价值、生态价值、社会价值的深度挖掘和合理利用。
    馆员们提出,近年来,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传统村落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承载着人们的乡愁记忆,保护传统村落对于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要意义。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名录显示,我国传统村落已达4000余个。我们对一些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状况进行了调研。从调研结果看,近年来我国传统村落保护工作取得很大成绩,有关方面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法规和保护细则,政府主导、多方参与的保护格局初步形成。但是,传统村落保护中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需要不断加以改进。通过调研发现,由于历史、观念、机制等方面原因,传统村落保护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一是保护理念有待提升。保护传统村落理应重视保护其历史文化价值,但一些地方重开发、轻保护,重规划、轻实施,重有形、轻无形,重建筑、轻文化,偏离了传统村落保护的目的。二是保护责任有待划清。在传统村落保护中,管理部门众多,导致权责主体不够明确,监督与评估机制也不健全。三是保护模式有待调整。比如,修缮一幢古建筑往往花费不菲,单靠地方财政拨款可能远远不够。但由于缺乏相关政策法规,目前社会资金还没有适当的进入渠道。一些地方的旅游型保护模式让很多传统村落融入旅游文化产业发展中,这有利于传统村落保护,但也出现了一味追求经济利益、古建筑无序开发利用等问题。此外,一些地方过度开发利用导致传统村落的历史文化、生态环境遭到破坏。针对传统村落保护中存在的问题,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加以改进。
    首先,坚持“四个保护”原则。一是原生性保护原则。保护当地特色文化,防止同质化。二是整体保护原则。既保护物质文化遗产,也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三是可持续发展原则。坚持开发利用活动与人文环境、自然环境相适应。四是活态保护原则。注重保留原汁原味,重视当地居民在创造、传承文化中的能动作用,重视保护当地居民的利益。
    第二,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应在保护为重、活态传承、平衡利益、改善民生理念指引下,完善传统村落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针对保护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可以重点确立以下几方面规范:一是明确保护的范围和标准,尊重原住居民的文化传统和生活习惯。二是确定权责主体,明确谁来管、怎么管、管什么的问题。三是规范保护政策制定的程序,确保保护政策科学合理,尤其要重视传统村落的社会民生,保障原住居民的生产生活权益,形成利益平衡机制。
    第三,完善保护机制。完善评估与监管机制,凡涉及传统村落保护与开发的建设项目或工程,应依法接受评估和认定。建立定期检查报告以及责任考核机制,防止因旅游开发而破坏原有生态、景观、建筑、环境。建立健全各个部门之间信息沟通、联席会商、协同保护等机制,使保护与开发工作统筹推进。建立多渠道资金筹措机制,在稳定财政资金投入的前提下,适当引导社会资金投入传统村落保护,建立政府推动、社会参与的协同保护机制。定期组织传统村落专项普查工作,进行甄别、分类、评级,建立大数据平台,实现数字化追踪与管理,以现代科技手段保护传统村落。
(福建省文史馆  林华光)
 

 

 

 

 

 

 

 

 

上一篇:“远古的呼唤——宁夏岩画暨张学智 印象岩画‘一带一路’巡回展”在福州举行 下一篇:返回列表
转发到:
【回到首页】【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